標      題 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時期民族手工業發展規劃
索引號 000014349/2018-00061 文      號 藏工信【4方】300號
發佈機構 自治區發改委 發佈日期 2018-11-22 17:52:00

時間:2018-11-22 17:52:00 來源:

背景色:

西藏民族手工藝品地域特色突出,文化內涵豐富,是藏族傳統文化延續和傳播的重要載體。民族手工業作為西藏三大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之一,在滿足廣大農牧民生產生活需求,拓寬就業渠道,保護、弘揚和繁榮民族文化,推動旅遊業發展,維護社會穩定,促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發揮着重要作用,對實現富民興藏和長治久安具有重要意義。改革開放以來,西藏傳統民族手工業在工藝傳承、產品生產、企業發展、人才培養等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已呈現品種豐富、區域特色突出、行業效益穩步提升的發展態勢。然而,作為西藏地區經濟發展的特色優勢產業,民族手工業在產品創新、規模化發展、品牌建設、文化資源開發等方面依然任重道遠。

“十三五”時期是西藏自治區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為科學推動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規劃》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和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特別是治邊穩藏重要戰略思想,按照自治區第九次黨代會部署,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國務院關於印發“十三五”促進民族地區和人口較少民族發展規劃的通知》(國發〔2016〕79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支持西藏經濟社會發展若干政策和重大項目的意見》(國辦發〔2016〕50號)、《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時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為指導,結合《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國辦發〔2017〕25號)、《關於開展消費品工業“三品”專項行動營造良好市場環境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6〕40號)、《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時期工業發展總體規劃》、《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旅遊業發展規劃》等國務院有關文件精神和自治區相關規劃要求編制而成。《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規劃》立足自治區民族手工業已有基礎,深入分析了發展形勢和有力條件,明確了民族手工業發展目標任務和保障措施,體現了各族羣眾意願,是指導西藏未來五年民族手工業發展的宏偉藍圖,是加快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的行動綱領。

一、面臨的發展環境

(一)產業基礎

1.品種豐富,區域特色突出

西藏民族手工業具有悠久的歷史,許多民族手工藝品歷經近千年的發展,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工藝特色和民族風格,在國內外享有一定聲譽。同時,西藏富饒的礦產資源和野生動植物資源為民族手工業發展提供了豐富的原料,也為品種繁多的民族手工藝品生產奠定了有利的基礎。據不完全統計,西藏民族手工藝品花色品種多達2000餘種,主要有唐卡、藏香、邦典、氆氌、藏毯、卡墊、掛毯、民族傢俱、民族服飾和鞋帽、金銀銅木鐵石器皿、藏刀及其它工藝美術品、旅遊紀念品等。

西藏民族手工業除呈現出地域性的產品差異外,生產的集中程度也具有較為明顯的地域特徵。如拉薩市區主要生產地毯、唐卡、金銀銅器、藏香、藏紙、藏鎖、木雕、土陶器、金銀銅木鐵石器皿、藏戲面具、傢俱、室內裝飾品等;山南地區盛產邦典、氆氌、竹製品、木碗、玉器、陶器等;昌都地區盛產唐卡、馬鞍、銅雕等;日喀則地區主要生產卡墊、藏鞋、藏刀、藏香、圍裙、陶器等;那曲地區盛產氆氌、帳篷、烏多等毛紡織品;林芝地區盛產藏刀、藏香、工布服飾、珞巴服飾、竹編、響箭、木製品等;阿里地區則主要生產毛織品、山羊絨製品、木碗、藏香等民族手工藝品。許多民族手工藝已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截至“十二五”末,全區非遺名錄體系基本形成,全區非遺四級名錄中,國家級項目達89項,多數以民族手工業傳統技藝為載體。格桑次旦(勉唐畫派傳承人)、羅布佔堆(雕刻大師)分別獲得第五屆、第六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唐卡畫師丹巴繞旦等68人被命名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這些都為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2.效益提升,產業初具規模

隨着生產規模的逐步擴大和經濟效益的不斷提升,民族手工業已成為西藏工業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5年底,全區註冊的民族手工業企業約200家,主要分佈在拉薩、日喀則、山南、昌都、林芝、那曲、阿里等地(市)。2015年,民族手工業實現工業總產值11億元,佔自治區工業總產值179.15億元的6.14%,比“十二五”初期有進一步提升。

在國家和自治區積極引導和大力支持下,藏毯及藏式服裝、藏香、唐卡、藏式傢俱、民族特色旅遊商品等民族手工業在構築自身發展特點的同時,亦取得了良好發展成效。以藏毯及藏式服裝業為例,目前拉薩、日喀則、山南、那曲等地(市)已有近百家生產企業,2015年實現工業產值3.48億元,出口創匯約300萬美元。藏毯及藏式服裝已成為西藏民族手工業出口創匯龍頭。

3.輻射面廣,帶動能力強

民族手工業、畜牧業、種植業是西藏曆史上三大傳統勞動密集型產業。作為三大傳統產業之一,民族手工業每一種工藝的傳承與發展都凝聚着雪域高原人民的聰明才智,是世世代代經驗和文化的結晶,發揮着延續和傳承藏族傳統文化的重要作用。民族手工業與眾多產業發展息息相關,對地區經濟、社會環境以及其他產業發展起到了良好的輻射和帶動作用。

——帶動就業作用顯著

截至2015年底,自治區常年性、季節性和副業性從事手工業的人數約為7萬人,民族手工業企業直接帶動就業人數達7778人。民族手工業的繁榮和發展,使大量農牧業人員從農牧業生產中轉移出來,這些人員通過師徒傳承和職業培訓,憑藉一技之長,逐步變成家庭增收致富能手和推進村鎮集體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民族手工業已成為自治區實現精準扶貧、帶動就業、促進農牧民增收的重要途徑。

——促進生態旅遊產業快速發展

西藏旅遊業作為一項新興產業,近年來為西藏地區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西藏民族手工藝品因其具有濃厚的民族風格和鮮明的地方特色而深受遊客喜愛,採購獨具特色的民族手工藝品已成為進藏旅遊的重要內容之一。旅遊業進一步帶動着民族手工藝的興盛,民族手工業亦提升了西藏旅遊的文化內涵,尤其是帶動了生態旅遊的發展,民族手工藝品已成為旅遊與文化深度融合的重要載體。

——推動區域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

西藏自治區地處青藏高原,生態環境脆弱,生態承載能力有限,傳統農牧業單純依靠生態資源創造經濟財富的思路會破壞珍貴的生態資源。為了實現綠色生態發展模式,就必鬚髮揮生態景觀、自然資源以及地方文化的優勢特點。經過世代傳承和發展,西藏民族手工藝品的生產和消費已成為西藏發展特色經濟的主要支撐點,促進了區域產業結構的優化和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

4.政策扶持,推動產業發展

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自治區黨委和政府高度重視保護和發展民族手工業。“十五”期間,民族手工業定位為自治區六大特色產業和支柱產業之一;“十一五”期間,《西藏自治區“十一五”時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壯大民族手工業;“十二五”期間,專門制定了《西藏自治區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規劃》。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出台,為民族手工業創造了相對良好的發展環境,使民族手工業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勢頭,產品的花色品種日益增多,有效促進了區域經濟發展。

(二)存在問題

1.產業總體規模偏小,企業“散、小、弱”居多

總體來看,西藏民族手工業仍處於低層次、小規模發展階段。大量的傳統手工業者仍然採用家庭作坊式生產模式,市場主體呈現散、小、弱、亂、參差不齊等特點,獨立企業法人機構羣體小,沒有形成真正的現代市場主體羣落,產業規模效應難以體現。例如,尼木縣吞巴鄉有220多户在從事藏香生產經營,但各家自立門户,相互競爭,產品同質化嚴重,沒有規範的工藝技術標準,導致綜合效益低下。

2.設計製作生產工藝落後,生產效率低

目前,西藏民族手工業以手工製作為主要生產加工方式,企業較為分散,產業集聚優勢不明顯,未能形成具有競爭優勢的產業集羣。使用現代機具的企業較少,有的企業甚至未通電。以氆氌架為例,編制氆氌、邦典、藏被所用的木質器械與300年前的結構及用法相似。類似生產設備落後、工藝簡單、生產規模小的現象非常普遍。從業者基本保持着傳統生產方式。即使個別產品品類開始步入產業化發展之路,但產業規模較小,競爭力薄弱,新產品和特色產品的研發能力嚴重不足。

3.市場定位過窄,缺乏品牌和商標意識,營銷理念滯後

神祕的西藏文化融合獨特的加工技藝,西藏民族手工藝品應該具有較高的辨識度和差異性。然而,對全區地(市)、縣級主要民族手工業企業生產的產品進行調研顯示,目前西藏民族手工業產品80%仍為民族特需品,鄉村家庭手工作坊產品九成以上為民族特需品。產品過於注重實用性,獨特性、美觀性、藝術性和文化內涵體現不足,難以適應現代消費市場的多元化需求。

由於民族手工藝品總體技術含量不高,工藝相對簡單,款式較為單一,導致區內市場上存在着大量內地或鄰國借鑑西藏工藝開發生產、具有藏式風格的工藝品。西藏民族手工藝品的易模仿性也直接導致了民族手工業企業創新動力不足,一旦某個企業研發出新的品種和款式,很快就會有其他企業模仿跟進。由於民族手工業企業多數不願意在產品和技術研發上過多投入,主要依靠師傅傳幫帶和經驗研發產品,進一步加劇了目前市面上西藏本土生產的民族手工藝品創新品種匱乏、市場競爭力不強的局面。

同時,西藏民族手工業品牌意識淡薄,未能培育出國際國內知名品牌。雖然有一些西藏民族手工藝品在國內外享有盛名,但大多數企業不注重產品商標註冊和產品包裝,不注重宣傳推廣。一些極具西藏特色的產品沒有形成自主品牌,民族手工業原產地標識的設計認證工作滯後。

在營銷渠道上,民族手工藝品大多仍採用傳統的營銷方式。網上銷售、電子商務等新型互聯網銷售模式在行業內應用非常少。

4.人才缺乏,技藝傳承後繼乏人

西藏民族手工業從業人員文化素質較差,年齡普遍較大,自我保護意識較濃,對外來文化和新技術的接受能力不強,年輕人大多不願意從事枯燥的手工勞作,加之傳統制作工藝主要依靠師傅傳幫帶的傳承方式,不可避免會出現技藝散失、甚至面臨手藝失傳風險。此外,由於生產環境普遍較差,從業人員收入偏低,導致傳承民族手工業的人數逐年遞減,技藝人才青黃不接。

同時,大多數民族手工業企業都是從家庭作坊逐步發展而來,內部基本沒有經營所需的管理、技術、研發和銷售人員,企業帶頭人也普遍缺乏現代經營理念和市場意識。由於企業內部缺乏相應的培訓渠道,外部引進又面臨着增加企業成本、人才容易流失和留住人才難等顧慮。因此,人才缺乏已成為制約民族手工業發展的重要瓶頸之一。

(三)有利條件

1.文化內涵和地域特色為產業發展奠定了基礎

西藏傳統民族手工業在文化積澱、工藝特點、羣眾基礎、市場需求等方面具備了進一步做大做強的條件。西藏的人文和宗教資源帶有濃郁的民族色彩與區域特色,是西藏勞動人民千百年來的智慧結晶,也是民族手工業不斷髮展的重要源泉。在西藏農牧區,民族手工藝有着廣泛的羣眾基礎,每個人都是手工藝的創造者、操作者和產品的享有者。同時,西藏作為藏傳佛教的發祥地和國內最大的朝拜聖地,每年有大量的朝聖者與旅遊者雲集此地,為西藏民族手工藝品帶來巨大的市場。朝聖者與旅遊者帶走的不僅僅是一件件製作精緻的手工藝品,更是瞭解西藏經濟社會繁榮與發展的重要載體。

2.資源優勢為產業規模做大做強提供了支撐

西藏得天獨厚、神祕而又富有傳奇色彩的人文與宗教資源築就了西藏民族手工業的發展靈魂,賦予了民族手工藝品更深層次的文化內涵,是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博大精深的雪域文化為西藏民族手工業提品質、增品種、創品牌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消費者購買西藏手工藝品,更多的是對於西藏神祕的風土人情、人文景觀的嚮往。這些資源優勢使西藏民族手工藝集產品、文化於一體,從而擁有更多的消費羣體和更為廣泛的市場需求。同時,西藏地區豐富的農畜牧、礦產資源和種類繁多的野生動植物資源為民族手工業的發展壯大提供了有效的原材料保障。

3.旅遊資源帶來的市場拉動效益顯著

西藏是國家重要的中華民族特色文化保護地,世界重要的高原生態與文化旅遊目的地,其獨特的高原自然風光、民族風情等旅遊資源對國內外遊客極具吸引力。隨着青藏鐵路通車,林芝、日喀則、阿里機場通航,形成了公路、鐵路、航空等立體交通網絡,使西藏旅遊得到了空前發展。目前已形成以拉薩為中心,輻射全藏區的多條旅遊線路。旅遊業的快速發展給西藏民族手工業帶來了無限商機。2015年,全區共接待遊客2017.53萬人(次),實現旅遊總收入281.92億元,較2010年分別增長了1.94倍、2.95倍。

4.周邊市場前景廣闊

西藏位於我國西南邊陲,與印度、尼泊爾、不丹、緬甸等國毗鄰,在長達4000多公里的邊境線上建有樟木、普蘭、吉隆、日屋、亞東等五個國家級邊境口岸,其中樟木、普蘭、吉隆、日屋等四個口岸已開放,共有傳統性和習慣性的邊境貿易市場近百個。隨着環喜馬拉雅經濟合作帶和“一帶一路”建設的加快推進,西藏憑藉獨特的區位優勢和地緣優勢,正逐步發展成為我國陸路通往南亞國家的貿易和物流中心。特別是青藏鐵路延伸線—拉薩至日喀則鐵路全面貫通,使西藏成為對外開放“橋頭堡”和南亞陸路貿易大通道的進程又邁出了穩健的一步,也為西藏民族手工業的對外貿易提供了廣闊的前景。

5.政策優勢突出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提出,要着力發展特色優勢產業、旅遊業、藏醫藥和民族手工業,讓各族羣眾就業有崗位、致富有盼頭。《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支持西藏經濟社會發展若干政策和重大項目的意見》明確提出,堅持就業優先戰略,對資源優勢明顯且帶動就業能力強的農畜產品加工業,民族手工業,旅遊業給予傾斜支持。《西藏自治區“十三五”時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進一步明確了“改造提升民族手工業:推進民族手工業與旅遊業、文化產業融合發展,走傳統與現代結合的民族手工業發展路子。發揮各地傳統技藝優勢,適應消費需求,大力發展唐卡、藏香、藏毯、金屬製品加工等民族手工業”。這些都為“十三五”時期民族手工業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國家民委等七部門制訂的《堅持和完善對民族貿易和民族特需商品定點生產企業的優惠政策》等相關文件,以及自治區出台的一系列支持民族手工業發展的重要文件,特別是《國務院關於印發“十三五”促進民族地區和人口較少民族發展規劃的通知》(國發〔2016〕79號)、《中國傳統工藝振興計劃》(國辦發〔2017〕25號)、《關於開展消費品工業“三品”專項行動營造良好市場環境的若干意見》(國辦發〔2016〕40號)、《工業和信息化部關於工藝美術行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工信部消費〔2014〕192號)、《自治區政府關於貫徹國務院關於進一步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若干意見的實施意見》等,為做大做強民族手工業提供了一系列的政策保障。

(四)面臨挑戰

西藏民族手工業作為西藏地區經濟發展中的特色優勢產業,在面臨重大發展機遇的同時也面臨着一系列嚴峻挑戰。

1.工業化生產帶來巨大市場衝擊

以機械化和規模化為顯著特徵的工業化製造,以其生產的高效率、低成本、產品更新換代速度快等優勢統領全球市場。而傳統手工業因其生產週期長、生產效率低、人力成本高,產品價格與高速發展的現代工業品無法競爭。西藏民族手工業多數仍為手工作坊生產模式,低效率的生產方式已成為制約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的主要矛盾。

2.融資困難導致企業自我發展能力不足

西藏民族手工業企業大多為小型、微型企業和家庭作坊,企業利潤率低,對投資風險顧慮多,自身積累緩慢。面對日益競爭激烈的市場,許多企業由於經營理念、管理方式、技術設備等方面的落後而導致效率低下,無法立足於市場。同時,民族手工業企業自身融資能力非常低下,對國家補助資金依賴性很大,許多民族手工業集體企業從廠房更新到固定資產投入基本依靠國家。

此外,民族手工業企業生命週期和經營狀況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壓制了金融機構的放貸意願。加之缺少可供擔保抵押的財產,金融機構又不願接受中小企業的流動資產抵押,貸款難、融資難已成為西藏民族手工業企業普遍面臨的難題。因此,無法突破的資金瓶頸,難以實現的設備更新與產品創新,也就導致民族手工業企業無法做大做強。

3.內地及周邊國家產品大量擠佔本地市場

調查顯示,西藏旅遊商品市場中,55%左右來自廣東、江浙、四川、雲南等地區,25%左右來自印度、尼泊爾等國家,只有不到20%為西藏本土產品。外來產品大多借用藏式工藝和民族風格等元素進行模仿生產。本地產品由於缺乏品牌意識,在策劃、設計、生產、銷售環節缺乏統一的管理與指導,基本處於自發和無序狀態,使得本地產的旅遊商品同質化嚴重、產品檔次低、附加值不高,加之包裝水平差、品種單一、文化表現力不強等原因,在市場上無力與外來產品競爭。

二、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和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特別是治邊穩藏重要戰略思想,貫徹落實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藏方略,堅持“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以民族特色文化資源的傳承保護和開發利用為基礎,以完善體制機制和扶持政策為保障,以創新創意為動力,以發展“名、優、特、精、新”產品為方向,以提升產業整體實力為目標,促進傳統工藝與現代科技和時代元素結合,手工業與旅遊文化產業融合,注重優勢產業的規模化、品牌化發展,把民族手工業培育成為西藏地區改善民生、凝聚人心、帶動各族羣眾精準脱貧的富民產業,為推動西藏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和長治久安奠定基礎。

(二)基本原則

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充分發揮市場機制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規劃和政策引導作用,進一步提高政府服務意識和服務水平,規範市場和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培育和發展民族手工業市場主體。

保護傳承,創新發展。加強對民族傳統手工藝品種、技藝和特色文化的保護與傳承,引導民族手工藝品與現代消費需求的有效銜接,推動工藝技術和創意設計進步,提升產品品質,豐富產品形態,拓展民族手工業產業發展空間。

開拓市場,培育品牌。立足西藏實際,發揮資源和特色文化優勢,以市場為導向,積極培育外向型民族手工業企業,推動民族手工藝品國內外貿易,加快培育民族手工藝品自主品牌,做大做強已有名優品牌,逐步擴大自主品牌的國內外市場影響力和佔有率。

生態優先,有序發展。秉承可持續發展理念,堅持生態優先,因地制宜,科學規劃,有序發展。把保護環境作為特色資源開發和利用,推動民族手工業產業規模化發展的首要條件,合理利用天然資源,反對濫用不可再生的天然原材料,積極發展生態、無污染的民族手工業。

(三)發展目標

1.產業規模

——經濟總量顯著擴大。到2020年,力爭全區民族手工業實現工業總產值20億元,年均增長13.7%。

——旅遊商品市場佔有率進一步提高。開發一批具有西藏特色的民族手工業旅遊紀念新產品,加快推動民族手工業產品由滿足區內廣大羣眾日常生產生活消費向旅遊商品的轉變。把旅遊商品打造成民族手工業特色優勢品類,產品質量和檔次明顯提高,特色旅遊商品區內市場佔有率提高至40%以上。

——民族手工業示範基地發展壯大。在目前已投入使用或在建的拉薩市民族手工業園區、昌都經濟開發區民族手工業園、白朗縣民族手工業園區、尼木縣民族手工業園區、扎囊縣民族手工業園區基礎上再建設一批民族手工業園,打造1-2個集民族特色手工業和旅遊觀光為一體的品牌化民族特色手工業示範基地。

——吸納就業能力顯著增強。“十三五”期間,全區民族手工業企業新增就業人員3000人以上,全行業帶動常年性、季節性和副業性從業人員超過10萬人。

2.企業和品牌培育

重點培育一批具有民族文化內涵和工藝特色的民族手工業優勢企業及專業合作社,力爭規模以上龍頭企業達到10家以上,註冊企業數量超過350家。建設一批有影響力的民族手工業區域品牌、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

3.人才培養

健全民族手工業專業化人才評選、認定等系列工作及制度。到2020年,入選國家級、自治區級傳承人名錄人數超過130人。

4.公共服務

建立民族手工業行業協會,適度推進民族手工業產品的專業化、標準化生產,加大對民族手工業從業人員的技藝培訓和職業培訓力度,逐步建立和完善民族手工業標準體系、民族手工業人才培養體系和民族手工業品牌宣傳和市場推廣平台。

三、主要任務

(一)實施分類指導發展戰略,推動產業結構調整

對自治區民族手工業企業類型和產品類別進行科學歸類和劃分,制定分類指導和扶持發展戰略。一是針對具有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產品品類,堅持適應高端消費和滿足大眾需求兩條腿走路原則,以品牌為導向,一方面保留傳統工藝,製造精品,服務高端消費人羣;另一方面通過適度引進現代化設備,實現標準化和規模化生產,降低生產成本,擴大有效供給,滿足更多中低端消費需求。二是扶持龍頭企業和特色企業、專業合作社或其它實體發展並舉。對具有規模化發展基礎的藏毯、藏香等民族手工業,積極扶持龍頭企業發展,鼓勵通過兼併重組和戰略合作,逐步形成企業集團,發揮規模經濟優勢,提高防範風險能力,並帶動其它企業發展。對具有特色的小微企業、專業合作社或其它實體,鼓勵其走專、特、精發展之路,努力塑造特色產品和特色品牌。三是積極推進“農户/作坊+專業合作社/公司”的民族手工業發展模式,引導和鼓勵農牧區分散的民族手工業作坊向專業合作社、企業化經營方式轉變,實現科學分工,逐步形成大中小企業協調發展,佈局集聚化,產品特色化,經營企業化的現代民族手工業發展格局。

(二)加強傳統技藝傳承和保護,鞏固發展根基

一是加快建立西藏民族手工業協會及藏香、唐卡、藏式傢俱、民族特色旅遊商品等分行業協會。依託行業協會,全面調查、登記、收集和整理西藏民族民間工藝技術、人才、原材料等檔案,建立西藏民間工藝圖文資料數據庫,摸清民族手工業家底,掌握民族手工藝動態,從民族民間文化遺產存續和保護角度對其中具有重要歷史、文化價值或瀕臨消亡的民族民間工藝予以梳理和認定,儘快確立保護工藝和重點項目,對其進行搶救、挖掘、整理與恢復。組織具有一技之長的民族民間工藝藝人積極申報國家及區級工藝美術大師。定期舉辦民族民間工藝藝人技能大賽。加強技術標準的研究制訂和行業的規範自律,發揮其在政府和企業間的橋樑作用。二是建立西藏傳統工藝保護研究中心、傳統工藝人才信息資料庫和傳統工藝人才培訓中心,培養傳承人,傳承和保護民族民間工藝技術,弘揚民族優秀傳統文化。三是鼓勵建設私立民族手工藝博物館,更好發揮其對民族手工藝品的收集、傳承、宣傳、教育、啓迪作用。

(三)推動技術創新,提升產品質量

加快建立由政府投資的西藏民族手工業產品技術研發中心,推動民族手工業工藝、產品的改進和創新。鼓勵民族手工業企業加快提升產品開發設計能力,着力開發突出藏族歷史文化元素和地域特徵的特色旅遊商品,以增加新品種供給和品質提升滿足市場新需求。積極引導大學、科研機構開展與民族手工藝及產品相關的技術研發,定期與企業之間開展信息、技術和人才交流,加大研究成果的轉化和應用。借鑑國內其它地區及國外民族手工藝品成功經驗,適時引入現代技術和設備,推動民族手工業傳統工藝與現代裝備、技術的結合,提高民族手工業企業裝備技術水平。

推進主要民族手工藝品種標準體系建設。加快制定藏毯、藏式服裝、唐卡、藏香、藏刀、藏式傢俱等民族手工業主要品種的技術標準,對原材料選用、製作工藝、技術要求、產品分類、標誌、包裝等多個方面進行規範,指導各生產企業、專業合作社和個體作坊進行規範化生產,適度推進民族手工業產品生產的專業化、標準化。加快重要民族手工藝品國家地理標誌申報和認證,對於獲得國家地理標誌的扎囊氆氌等民族手工藝品,督促所有生產者嚴格按照工藝標準進行生產和銷售,保證產品質量。

(四)實施品牌引領戰略,打造競爭優勢

加大品牌培育力度。對國家與自治區確定的名牌產品和品牌培育示範企業、自治區人民政府命名的西藏“名、優、新、特”產品、國家和自治區有關部門評定的優質產品及旅遊紀念品設計大賽獲獎產品等優先扶持發展。制定全區民族手工業重點品牌培育庫,分梯次備選中國馳名商標、西藏著名商標。組織專家對入選品牌培育庫的企業開展品牌建設專業知識培訓,引導企業加強商標註冊和專利申請工作,強化企業品牌建設、保護和推廣意識。鼓勵企業開展技術改造,改善生產環境,建立質量管理體系,嚴把產品質量關,為品牌建設奠定質量基礎。充分發揮政府有關職能部門作用,組織開展企業質量信譽和質量誠信承諾活動,嚴厲打擊不正當競爭行為,維護品牌企業合法權益,為名牌產品及品牌企業創造公平競爭環境。

(五)加強民族手工業人才培養,夯實發展基礎

堅持師徒傳承與多種培養、教育模式相結合,將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融入民族手工業人才培養體系,健全各層次民族手工業人才的資助和獎勵機制,為民族手工業的傳承和發展奠定人才基礎。一是加快制定自治區民間藝人管理辦法,對民間藝人開展規範化管理,更好地發揮民間藝人在弘揚特色文化和傳承傳統技藝方面的突出作用。二是完善師承製度,依託國家級和省級工藝美術大師、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民間藝人等優勢資源,通過技藝傳承,培養民族手工業骨幹人才隊伍。三是依託民族手工業協會,制定科學、標準、量化的民族手工業大師和工匠評定辦法,認定一批自治區民族手工業大師和匠人,切實提高社會待遇。四是加快建立民族手工業人才交流中心及教育培訓等中介機構,推廣“校企結合”培訓模式,為企業輸送人才。五是支持企業建立民族手工業技藝培訓中心,發揮傳承人突出作用,以傳幫帶等形式重點培養唐卡、藏毯、旅遊紀念品等開發設計、製作人員。六是實施民間工藝進學校戰略,通過行政手段保障西藏民間工藝成為西藏地區學生素質教育主要內容。七是在西藏高校增設民族工藝美術專業,加強對民族手工業專業技術人才和銷售人才的培養。八是鼓勵成立大師工作室,支持行業協會建立民族手工業交流平台,促進民族手工業企業間相互交流與溝通,實現知識外溢。九是依託藏大、四川美院、川大藝術學院等平台,形成大師進校園講學和學習進修的機制。

(六)重視營銷平台建設,創新民族手工業傳播方式

結合旅遊業發展,積極發展政府和社會資本共同投資的全區和區域性民族手工業名優產品展示、展銷市場和平台,拓寬營銷渠道。一是加快推進電子商務,引導民族手工業企業和生產者採用“互聯網+”營銷模式,充分利用“藏商匯”、“西藏特色館”、“藏貨通天下”、“愛西藏”、“南亞貨達通”等現有的綜合平台開展網絡營銷,主動適應商業發展新業態要求。二是鼓勵民族手工藝品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在區內外開設一批民族手工藝品線下體檢店,擴大西藏民族手工藝品網絡營銷規模,引導民族手工業與電子商務融合發展。三是依託傳統節假日活動、文化旅遊節、文化產業博覽會等向社會各界推介大師和優秀民族手工業藝人及其作品,積極組織國家級、省級大師優秀作品和骨幹企業、民間藝人蔘加各類文化產業博覽會、工藝美術精品博覽會、經貿展銷會。四是重視運用新媒體傳播民族手工業文化形式和特色,以時尚、商業定製、公益教育等形式探索開發合適的傳播渠道,借力新媒體平台,擴大西藏民族手工業文化的影響力。

(七)建設民族手工業文化旅遊示範基地,促進產業融合和集聚發展

加快推進拉薩市民族手工業集中區、西藏文化旅遊創意園區、日喀則市亞美民族文化產業區、山南市扎囊民族手工業集中園和白朗民族手工業園等園區建設,在那曲、阿里地區培育有區域特色的民族手工業原料供應及加工基地。完善園區及基地交通、通訊、網絡、水電等基礎設施建設和功能提升改造,引導民族手工業企業入園發展。推動民族手工業產業有序集聚,形成一批集聚效應明顯、孵化功能突出的民族手工業產業園。

充分利用藏毯、氆氌、邦典、唐卡、藏香、藏式傢俱等民族手工藝品生產過程的觀賞性,依託民族手工業產業園、民族手工業特色鄉鎮或村落,將民族手工業發展與文化旅遊開發相結合,吸引國內外遊客參與傳統民族手工藝品生產製作,實施體驗營銷,深度挖掘購買潛力。以民族手工業豐富旅遊服務業內涵和形態,以旅遊服務業帶動傳統民族手工業轉型發展,探索民族手工業與旅遊文化業融合發展經濟模式。

四、發展重點與產業佈局

(一)發展重點

“十三五”期間,立足自治區資源優勢和民族手工業已有基礎,充分挖掘民族文化內涵,以適應市場多元化需求為導向,重點發展藏毯及藏式紡織品、藏香、唐卡、藏式傢俱、民族特色旅遊商品等產業。在滿足藏民族特需用品前提下,加快促進民族手工藝品向旅遊商品的轉化,做大產業規模。充分發揮龍頭企業的示範和帶動作用,逐步加大現代技術裝備的引進和推廣應用,強化產品創新、工藝創新和營銷模式創新等關鍵環節,推動民族手工業產業規模和質量、效益水平的提升。

——藏毯及藏式紡織品

藏式紡織品是西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主要包括藏毯、氆氌、邦典、藏被、卡墊、帳篷、服裝服飾、哈達和經幡等。“十三五”時期,藏毯及藏式紡織品的發展重點及主要路徑為:

1.構建專業化合作的藏毯產業體系,做精傳統手工地毯,適度發展機織藏毯

藏毯一直是西藏出口創匯的重點行業。目前,西藏藏毯仍延續着手工編織的傳統生產方式。藏毯企業多為小型、微型企業,偏重手工作坊模式,產品生產週期長、效率低,企業成本高、利潤低、積累少,市場競爭力與自我發展能力較弱。面對青海等地高效生產的機織毯和勞動力成本低廉的尼泊爾手工毯,西藏藏毯正逐步失去競爭優勢,本地市場份額主要被外來產品佔據。為了加快藏毯業發展,“十三五”期間,藏毯業發展重點為:

(1)依託藏北草原天然優質藏系綿羊毛、犛牛絨資源,立足自治區藏毯業發展需求,發揮對口援藏優勢,積極引進和扶持內地或周邊省份骨幹企業入藏,建設自治區藏毯業洗毛、紡紗、地毯紗染色專業化生產基地,實現洗毛、紡紗、地毯紗染色等工序的集中化、專業化生產。

(2)繼續支持拉薩、日喀則、江孜等地的藏毯龍頭企業追求產品品質和色彩圖案等方面的精益求精,引導藏毯生產企業積極運用“西藏手工藏毯”地理標誌,加大對企業自主品牌建設的扶持力度,以品牌提升產業競爭力。鼓勵藏毯生產企業加強與尼泊爾、巴基斯坦、印度等國手工地毯企業的交流,開展技術研發、圖案設計、品牌營銷等領域的合作,用傳承和創新鞏固西藏傳統手工藏毯高端市場。

(3)圍繞本地及周邊國家市場需求,依託自治區面向南亞的口岸優勢,引進現代化技術裝備,適度發展機織藏毯,着力打造區域品牌,做大藏毯產業。

(4)加快建立自治區藏毯行業協會,積極宣傳和推廣《地理標誌產品—西藏手工藏毯》地方質量技術標準。重視藏毯研發、設計、營銷等專業人才培養。建設以拉薩為中心,輻射全區的藏毯設計研發、原輔材料交易等產業配套和產品展示展銷公共服務體系,努力營造政府支持,龍頭企業帶動,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生產企業平等競爭的藏毯產業發展環境。

2.以民族性與時尚性結合為切入點,推動藏族服裝服飾創新發展

(1)將傳統藏族服飾的基礎元素和國內外、區內外時尚元素緊密融合,選擇毛、麻、絲、化纖等多樣化面料,不斷開發符合現代審美標準和個性消費需求的藏族服裝服飾,以滿足社會發展、文化交流和藏族羣眾生活品質提升需要。

(2)加快建立自治區藏族服飾生產作坊、專業合作社和中小企業與內地專業協會、品牌企業的溝通與交流渠道,加大對藏族服裝服飾文化的宣傳,積極扶持藏族服裝服飾的設計、生產、營銷和品牌建設,推動藏族服裝服飾的文化傳承和創新發展。

3.以傳承保護和開發利用為導向,發展邦典、毛譁嘰等非物質文化遺產

充分挖掘邦典、毛嗶嘰等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悠久歷史和文化內涵,適度融合現代元素,開發圍巾、披巾、帽子、桌布、手包、錢包等服飾用品和家居產品。加大與旅遊部門的合作,共同搭建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展銷平台,結合西藏民族旅遊村和民俗村開發,吸引遊客參與邦典等傳統紡織品的生產製作,利用遊客資源深度挖掘購買潛力,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由製造環節向體驗端延伸,促進邦典等產品走向更廣闊的國內外市場。

4.以生態環保為前提,推動發展可生物降解哈達和經幡產業。

哈達、經幡是藏族文化重要符號,也是藏族羣眾宗教活動、生活禮儀中最為普遍和重要的紡織品。據初步估算,僅每年進藏遊客消耗的哈達量就超過5000萬條,消耗的哈達價值上億元。目前,自治區內消費的哈達80%來自成都周邊地區,並且主要由不可生物降解的滌綸、丙綸等化纖原料製成。難以降解的哈達一方面給生態環境造成極大污染,同時牲畜意外吃食還會給農牧民造成一定的損失。

結合自治區《哈達》(DB/T 0114-2017)地方標準的頒佈實施,加快扶持本地企業以內地生產的棉、麻、絲等面料為原料,生產可自然降解的生態環保哈達、經幡等宗教和生活禮儀用紡織品,規範市場准入,加強市場監管,促進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藏香業

“十三五”時期,藏香產業的發展重點及主要路徑為:

1. 培育龍頭企業和品牌藏香發展。進一步扶持尼木藏香、敏珠林藏香、優·敏芭藏香、德勒藏香、吞柏古藏香、直貢藏香、桑宇拓藏香、扎日南木措藏香、色旺康藏香、藏藥香等知名品牌藏香發展,注重藏香產品的設計、開發、包裝、營銷以及品牌宣傳。圍繞民族特需及旅遊消費需求,開發香包、香水、香囊、香枕等系列藏香產品。加快推進優•敏芭藏香、敏珠林藏香等申報手工藏香地理標誌產品和原產地保護。

2.引導藏香產業發展方式轉變。推動建立藏香生產工藝標準及產品標準體系。鼓勵龍頭企業收集西藏曆史悠久、品種繁多的藏香製作配方,保護傳承藏香文化。鼓勵兼併重組和資源整合,引導和扶持目前以家庭作坊、專業合作社為主的藏香生產模式向大小結合、專業化協作的現代企業發展方式轉變,促進藏香產業從數量型向品牌效益型提升。

——唐卡

“十三五”時期,是西藏唐卡藝術傳承保護與做大規模並重的重要時期,一方面要加大勉唐畫派、欽則畫派、嘎赤畫派、吉烏崗畫派為主的西藏唐卡各大畫派傳承人培養和保護,通過技藝傳承創作高質量精品唐卡,繼續打造中國唐卡藝術之都品牌。同時,要在尊重傳統文化基礎上,開發創新性題材,通過合理創新,探索西藏唐卡藝術的專業化、規模化之路,滿足消費市場新需求。主要路徑為:

1.在制度上規範西藏唐卡的發展與傳承。完成《西藏傳統手繪唐卡地方標準》編制和發佈,對原材料選用、製作過程、技術、產品分類等多個方面進行規範,明確手繪唐卡標準。按程序制定西藏唐卡繪製專項能力考核地方標準,對民間唐卡畫師開展專項能力考核。加強唐卡人才隊伍的建設,建立西藏唐卡藝術專家庫、手繪唐卡鑑定中心、西藏手繪唐卡統一標記等,規範手繪唐卡市場,有效保護唐卡藝術,確保西藏唐卡產業良性發展。

2.在尊重傳統文化基礎上開展創新。充分尊重西藏傳統文化,在培訓學校和文化企業的技藝傳承和作品創作中,鼓勵發展將藏漢、古今、宗俗、藝術等優秀題材元素融合在一起的合理創新,滿足消費市場上新需求。

3.圍繞唐卡文化開發相關衍生產品。積極開發機織織錦唐卡、版印唐卡、唐卡數碼版畫、瓷藝唐卡等唐卡衍生產品及唐卡小掛件、唐卡藝術紀念本、唐卡紀念畫冊等多種旅遊商品,滿足旅遊業快速發展需求。

4.積極扶持和培養唐卡文化龍頭企業。增加唐卡文化經營户數量,做大西藏唐卡產業規模。舉辦“西藏國際唐卡藝術節”,為西藏唐卡走向國際化搭建文化交流的平台。

——藏式傢俱

“十三五”期間,藏式傢俱要從目前居家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具向滿足實用、收藏和審美等不同層次消費需求的多元化產品方向發展。主要路徑為:

1.緊密圍繞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以滿足藏族及各族羣眾剛性需求為重點,把握消費者觀念變化,在繼承傳承基礎上,引入現代設計理念和加工製作技術。生產工藝上,將藏式傢俱的民間藝術性與機械生產化相融合,積極引進內地先進板材加工技術。設計工藝上,使傢俱的造型觀感更符合現代審美變化趨勢。新品開發上,設計出功能、舒適性更符合現代消費者需求的新型藏式傢俱。傢俱用材上,用材選擇與西藏生態保護和生態屏障建設密切結合。提高藏式傢俱生產效率,做大傳統藏式傢俱產業規模。

2.依託藏式傢俱深厚的文化底藴、濃烈的色彩表現和精緻的雕刻藝術,堅持產品創新與工藝傳承並舉,擴大硬木材質運用,加強設計創新和品牌建設,發展集實用、收藏和審美功能於一體的精品藏式傢俱。搭建互聯網營銷平台,拓展銷售渠道,以藏式傢俱獨特的圖案和文化韻味吸引區內外高端消費者。

3.制定藏式傢俱產業的工藝分類標準,規範藏式傢俱取材、切割、雕刻、彩繪、組裝、上色等製作過程和質量控制,避免藏式傢俱發展的低水平同質化競爭。

4.申請將藏式傢俱手工製作技藝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申請註冊“藏式手工傢俱”地理標誌,使藏式傢俱成為重要的西藏文化標誌性產品。

——民族特色旅遊商品

“十三五”期間,民族特色旅遊商品的主要發展路徑為:

1.加快促進民族手工藝品由民族特需品向特色旅遊商品的轉化。針對內地及國外遊客,圍繞紀念性、藝術性、實用性、收藏性及禮品性等特點,着力開發生產文化特色突出、方便攜帶的手工地毯、掛毯、藏印飾品、銀器酒具、玉石產品、陶器製品、唐卡文化衍生品等民族特色旅遊商品,加大旅遊商品設計、包裝、裝潢等研發和創新力度,加強售後配套服務,促進民族特色旅遊商品提檔升級。

2.積極推進民族特色旅遊商品地理性標誌和原產地保護等申報,加強專利申請和商標註冊,保護西藏旅遊特色產品不被尼泊爾、內地等產品模仿。

3.實施西藏特色旅遊商品品牌推廣計劃,打造以“人間聖地.天上西藏”為總品牌的西藏民族特色旅遊商品體系。實行西藏旅遊商品品牌認證制度,規範總品牌使用,確保旅遊商品品質。

4.加快編制西藏旅遊商品三級名錄,將唐卡、藏印飾品、藏香、陶器製品、掛毯等特色商品納入一級目錄,下設歸屬地市的二級名錄和傳承人或品牌的三級名錄,統一對外宣傳推廣。

5.依託旅遊業平台,完善營銷網絡,創新個性化定製、體驗式消費等經營模式。在對口援助省市設立西藏特色旅遊商品直銷中心,加大旅遊商品市場推廣力度,提升西藏產旅遊商品市場佔有率。

(二)產業佈局

民族手工業產業佈局要堅持因地制宜、點面結合,突出民族特色與地域優勢,儘可能實現差異化發展。以自然條件較好、經濟相對發達、民族手工業歷史悠久、旅遊景點區較為集中、交通能源通訊較為發達的“一江兩河”中部流域地區為發展重點。拉薩地區重點發展藏毯及藏式服飾、藏式傢俱、金銀雕刻、古藝建築、藏香、工藝陶器、特色旅遊商品等;日喀則地區重點發展藏毯及藏式服飾、藏香、工藝陶器、金銀銅器、藏式傢俱、特色旅遊商品等;山南地區重點發展氆氌、圍裙、藏式傢俱、藏被、木碗等;阿里地區重點發展普蘭木碗、旅遊紀念品開發等;林芝地區重點發展藏刀、藏香、藏式服裝、石鍋、木製品等;其它地區充分挖掘傳統手工業技藝,發展具有地域特色和風格的民族手工業。加快形成“公司/專業合作社+作坊/農户”的產業化經營模式,引導民族手工業企業向園區集聚,逐步打造園區集聚發展與基地集羣化發展並存的產業格局。

五、支撐工程及重點項目

(一)支撐工程

找準政府引導和市場配置資源的結合點,策劃實施六項重點工程,加快提升民族手工業產業整體實力,開拓自治區民族手工業產業發展新局面。

1.民族手工業精品培育工程。實施民族手工業精品培育工程,鼓勵民族手工業企業在運用傳統技術技法和原材料的基礎上,積極引進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提高質量、改進設計,研製、開發符合現代消費需求的新產品,打造具有精湛工藝技術、濃厚民族特色的民族手工業精品,推動民族手工業企業轉變經營理念,樹立品牌意識,走精品發展之路。

2.民族手工業龍頭企業培育工程。實施龍頭企業培育工程,激發龍頭企業的示範引領作用。着力培育一批區域帶動力強、具有較強品牌影響力和市場競爭力的龍頭企業,新增規模以上民族手工業龍頭企業5家以上。鼓勵龍頭企業積極開發利用特色文化,不斷創新多出精品,並帶動其他小微企業、專業合作社、手工作坊共同發展。

3.民族手工業品牌培育與推廣工程。在現有藏毯、藏香、氆氌、邦典、木碗等民族手工業知名品牌基礎上,加大對民族手工業企業品牌和產品品牌的培育,着力打造品牌層次覆蓋全面、品牌種類豐富多彩的西藏民族手工業品牌體系。加強品牌宣傳推廣,完善傳統工藝、技藝的認定保護機制,鼓勵挖掘、保護、發展民族特色傳統技藝,鼓勵民族手工業企業申報原產地標識,推動民族手工業地域品牌、大師品牌、企業品牌、產品品牌的整體發展和互動提升。到2020年,重點打造和培育具有一定知名度和美譽度的民庭族手工業品牌8~15個。

4.民族手工業示範基地培育工程。在全區遴選一批具有一定產業基礎和較高知名度的民族手工業鄉鎮或村落,從工藝傳承保護、產品生產組織和產品市場推廣等全方位進行扶持,引導有條件的鄉鎮或村落走專業化、品牌化、集約化發展道路。創新民族手工業產業與鄉村文化旅遊業共同發展模式,着力打造一批具有較大社會影響力和較高產值的民族手工業示範基地。

5.民族手工業人才培養工程。健全民族手工業大師、工匠評定等系列工作及制度。鼓勵和扶持民族手工藝大師成立工作室帶徒授業。加強對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和學藝者的培訓支持,健全各層次民族手工業人才的資助和獎勵機制。積極將民族手工業人才培養納入各級政府人才發展規劃和工作計劃。出台優惠政策,吸引區內外高校畢業生投身西藏民族手工業領域創業。

6.民族手工業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工程。建設西藏民族手工業網絡營銷傳播平台,探索新媒體營銷推廣模式。運用新聞媒體和廣告、微電影、微紀錄片等形式,加強西藏民族手工藝大師、領軍人物、知名品牌、龍頭企業的宣傳推廣,擴大民族手工業產業國內外影響力。積極引導民族手工業企業利用電子商務等現代營銷渠道,探索個性化定製服務。支持民族手工業龍頭企業參加國內外展會,開展產品展示展銷、投資合作等。扶持特色民族手工業企業開拓周邊國家和內地市場。依託民族手工業龍頭企業建設創新服務平台,加快民族手工業新產品開發和市場創新,推動民族手工業產業升級。

(二)重點項目

根據“十三五”時期民族手工業發展需求,重點推動特色優勢產業項目建設,詳見附件1。

六、生態環境保護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提出,西藏發展要堅持生態保護第一,採取綜合舉措,加大對青藏高原空氣污染源、土地荒漠化的控制和治理,加大草地、濕地、天然林保護力度。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進一步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五大發展理念。

“十三五”期間,西藏民族手工業發展要堅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綠色發展理念,以保護和提高環境質量為核心,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實行最嚴格的環境保護制度,建立有利於保護和改善環境的發展模式和生產生活方式,推進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建設,築牢生態安全屏障。

(一)規劃實施對環境可能造成的影響分析

西藏民族手工業中藏毯、藏式服裝等涉及到羊毛、犛牛毛等剪收和毛紗洗印染等;藏香業涉及到部分名貴天然藏藥材採收;唐卡業涉及到部分植物顏料的採收和部分礦物顏料的開採;民族特色手工旅遊製品中的金銀器、玉器則涉及到金屬礦、玉石礦等開採;藏式傢俱涉及到木材砍伐等。西藏物種豐富、種類繁多,礦產資源相對充足,但草場容量有限,特有生物的生長週期普遍較長,分佈範圍狹窄,生態環境脆弱。民族手工業發展過程中受利益驅動可能會出現原料資源的不合理採集和廢水、廢物亂排、亂堆等問題,必將加重草原、森林、大氣、水等資源的環境承載力,可能導致草場的退化、物種的失衡、生態的破壞。

(二)生態環境保護目標

適度開發和科學利用名貴藏香藥材、羊毛、犛牛毛、木材等特色資源,堅持走資源消耗少、科技含量高、環境污染小、循環利用率高、產業鏈匹配合理的民族手工業發展道路。建立固、液、氣等廢棄物回收和再利用體系,力爭做到污染物零排放。堅決守住生態底線,減輕民族手工業發展對生態環境壓力,確保民族手工業可持續發展。實現生產技術清潔化、資源利用高效化、節能減排科學化、生產工藝環保化的生態環境保護目標。

(三)預防或減輕不良環境影響的對策和措施

1.主要任務

——實行清潔生產。積極採用國家鼓勵的清潔生產工藝和技術,淘汰高耗能生產設備,降低生產消耗,實現產業發展和環保一體化,將清潔生產落實到生產全過程。提高資源利用率、固體廢棄物綜合利用率、水重複利用率,達到行業清潔生產先進水平。

——實現資源節約和綜合利用。推廣應用節能環保的新工藝、新技術和新設備,提高對名貴藥材、金屬、玉石、羊毛等資源的深度開發和綜合利用能力,開發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優質民族手工藝品,進一步優化產品結構,減少原材料消耗。

——保證污染物達標排放。項目建設堅持“防治污染的設施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投產使用”的原則,制定和實施減排措施。鼓勵藏毯業洗毛、染色工序的專業化和集中化,運用新工藝、新技術解決洗毛、印染過程的高污染、高耗水等難題,實現污染物達標排放、削減排放。

2.應對措施

為保護生態環境,實現產業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良性發展,規劃實施將採取積極的環境保護措施,避免或減輕產業發展可能對生態環境造成的不良影響。

(1)合理開發、利用和保護資源

正確處理羊毛、名貴藏藥材、木材等資源的保護、培育、合理利用三者之間的關係,堅持“保護第一、大力培育、合理利用”的原則。以保護為基礎,在資源允許的範圍內科學合理地開發利用。

(2)做到節能減排工作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民族手工業生產企業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節約能源法》、《工業節能管理辦法》制定本企業的《能源管理辦法》、《節電管理制度》、《節氣管理辦法》、《循環水管理辦法》等,把節能減排任務目標層層分解,落實到工段和班組,制定出能源和用水、碳排放定額,實行計算機控制和記錄,並實施嚴格的獎懲制度。

(3)加強項目監管,控制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新增排放量

確保新建和改、擴建項目滿足國家和自治區規定的污染物總量控制目標,控制民族手工業企業的污染物新增排放量。嚴格實行項目環評審查、審批與總量控制掛鈎體系。對沒有排污總量指標的建設項目不予審批,未完成污染限期治理任務的企業不予審批。對改、擴建和技術改造項目,採取“以新帶老”、“以大代小”的措施,實行“增產不增污”。各民族手工業園區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規劃環境影響評價條例》(國務院令559號)和《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規劃環境影響評價工作的通知》(藏政辦發〔2014〕66號)的相關規定,及時開展規劃環境影響評價工作。

(4)完善機制,強化節能與環保監管

嚴格建設規劃和建設項目的環境影響評價,嚴把生態環境關、產業政策關、資源消耗關,落實好環保“一票否決制”,開展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節能評估和審查,建立健全節能減排統計、監測制度和考核體系。

七、政策措施

(一)利用西藏自治區產業發展基金扶持民族手工業發展。在西藏自治區產業發展基金中設立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用於培育民族手工業精品生產和民族手工業品牌建設,支持民族手工業企業技術升級改造和龍頭企業做大做強,扶持民族手工業公共服務體系、民族手工業文化創意園和民族手工業示範基地建設等,引導更多社會資本積極參與和扶持民族手工業發展。

(二)實行民族手工業傳承保護和員工上崗培訓財政補助。自治區財政每年安排的一定預算資金,用於建立民族手工業獎勵和培訓基金,給予在繼承、保護、發展民族傳統工藝事業中做出突出貢獻的單位及個人一定的獎勵,支持民族手工業傳承教育和員工在崗培訓,並逐年加大財政扶持力度。定向、定期培養民族手工業各類專業人才,逐步壯大技藝成熟、職業穩定的民族手工藝產業工人隊伍。

(三)對民族手工業企業實行税收優惠等政策。用好、用足國家賦予自治區的各項扶持政策,將自治區註冊的民族手工業企業視同國家民族貿易和民族特需商品定點生產企業,享受相關税收優惠、貸款貼息和財政扶持等政策。

(四)爭取國家相關專項支持。積極組織重點民族手工業申請國家民委、文化、旅遊、商務、教育、科技等部門的專項資金項目,為民族手工業發展爭取更多扶持資金。

(五)建立對民族手工業企業的信貸支持和金融服務體系。貫徹落實國家和自治區關於金融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探索建立金融支持民族手工業產業的多層次貸款風險緩釋和補償機制,鼓勵商業銀行改進貸款條件、貸款方式及審批程序,加大對民族手工業發展的信貸支持力度,為民族手工業發展解決資金難題。

(六)建立民族手工業發展重點項目庫。按照自願申報、動態管理、重點扶持的原則,面向全區徵集具有示範性和帶動性的民族手工業重點項目,加強對重點項目的組織、管理、協調、支持和服務。充分利用對口援藏優勢,廣泛吸引區外社會資本參與建設,拓寬民族手工業重點項目投融資、合作渠道。優先支持符合條件的重點項目享受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資金補助、貸款貼息等扶持。

(七)健全和完善民族手工業發展指導服務體系。認真落實政府各部門支持民族手工業發展應盡職能。國土、工商、税務、環保等部門對民族手工業企業及專業合作社組織在辦理工商登記、備案、涉税事務、環境評估等方面提供便利,並按照有關規定減免相關税費。積極推進民族手工業配套服務體系建設,營造良好發展環境。

(八)加強民族手工業發展研究。多方引入智力資源。聘請國內著名的民族手工業研究專家、業內知名企業家、行業協會代表等多方面人才成立自治區民族手工業發展諮詢委員會,就民族手工業發展戰略、項目佈局、政策措施等進行長期跟蹤研究。

八、組織保障

(一)加強組織領導

成立自治區民族手工業發展領導小組。領導小組由工信、財政、工商、民政、科技、文化、旅遊、税務、金融等部門組成,在工信廳設立辦公室,負責民族手工業發展的組織實施。強化各有關部門聯動機制建設,明確責任分工,解決多頭管理、信息不能共享、合力不強等問題。制定例會制度,對規劃實施過程中的問題及時加以協調。

(二)抓好組織實施

各有關部門按照各自職能,制定和細化規劃實施方案,抓緊制定和完善自治區相關扶持政策並認真落實,積極爭取國家各有關部門的政策和資金支持。各地(市)圍繞總體目標和發展重點,制定本地區民族手工業發展專項行動計劃或實施方案,分解落實工作責任,確保規劃實施取得實效。

(三)加強監督考核

制定民族手工業發展考核辦法,將民族手工業發展納入縣鄉、地直相關部門年終考評的重要內容,完善目標考核制定。制定自治區民族手工業行業歸類和相對科學的統計指標和方法,加強民族手工業發展統計監測,跟蹤政策落實成效,及時調整發展思路與政策措施。

1.png

1.png

wza.png

無障礙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是否顯示作廢圖標